您的位置: 西藏统一战线 > 统战要闻 > 正文

搬进新家园 生活节节高(雪域欢歌70载·西藏启航新时代)

作者: 申 琳 徐驭尧 郝迎灿发布时间: 2021-08-16 09:33:19来源: 人民网-人民日报
打印
T+
T-

  西藏拉萨市堆龙德庆区荣玛高海拔搬迁安置点里,从草原深处的尼玛县搬来的尼加,已经喜欢上了这里的新家。告别放牧生活,他成为一名装修工人。“在老家,一年只有几个月能出门工作,现在一年四季都有钱赚,一家7口人年收入能有十几万元。”

  西藏曾经的贫困人口主要集中在北部高海拔牧区、南部边境地区和东部横断山区等海拔高条件差的地区。易地搬迁成为这些地区摆脱贫困的方式。

  2016年以来,西藏加大了以扶贫脱贫为目标的易地搬迁力度。截至2020年,西藏在海拔较低、适宜生产生活的地区建成了964个易地扶贫搬迁区(点),26.6万人自愿搬迁入住。

  拥有新环境

  格松次仁的老家在西藏昌都市芒康县戈波乡支巴村。这里属于三岩片区,崇山叠耸,地势险峻,土地贫瘠。

  位于横断山脉腹地的三岩片区,包括昌都市贡觉县克日乡、罗麦乡、沙东乡、敏都乡、雄松乡、木协乡和芒康县戈波乡的45个行政村,曾有农村人口2741户1.66万余人,其中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475户8039人,贫困发生率达60.88%。

  几年前,在充分调查研究、科学评估论证的基础上,西藏作出实施三岩片区跨市整体易地扶贫搬迁的决策。以集中安置为主、分散安置为辅,1.16万三岩片区群众分期分批搬迁到拉萨、日喀则、山南、林芝四市。

  2018年6月,格松次仁一家顺利入住位于拉萨市经开区的安置点。新家面积100多平方米,家具家电齐全,周围环境整洁。

  “西藏贫困人口主要集中地自然条件差,通水、通路、通电等成本高。将这部分贫困群众搬出来,可从根本上帮助他们拔掉穷根。”西藏自治区扶贫开发办公室(乡村振兴局)主任尹分水说。

  拉萨市当雄县彩渠塘村,水雾氤氲。依托当地特有的温泉资源,西藏自治区藏医院建起一座康复中心,于2017年7月31日启用。经过3年的康养治疗,村民吉塔的高原性风湿病已大大缓解。

  吉塔的老家在海拔4800米的那曲市申扎县。那里冬天寒风刺骨,她因高原性风湿病常痛得走不了路。2017年,西藏建设羊八井精准扶贫风湿患者集中搬迁安置点。这里海拔较低,紧邻国道,交通便利,而且有更好的医疗、康养条件。截至2020年底,来自阿里、那曲、昌都的150户683人搬迁入住彩渠塘村。

  “在这里,治好了病痛,有了追求更美好生活的底气。”吉塔说。

  找到新工作

  在那曲市色尼区北部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小区,来自聂荣县的易地扶贫搬迁户多加在小区门口开了一家店铺,销售生活用品。

  “前期投资5万元,来自政府的创业扶持资金。”说起易地搬迁对生产生活条件的改善,多加来了兴致,“这里不仅有敞亮、温暖的房屋,也有更多干事创业的机会。”

  出资装修21间门面房,以优惠的价格租给小区居民;开设传统民族手工艺品扶贫车间,广泛吸纳妇女工作……安置小区所属的兴民居委会多措并举,促进搬迁群众就近就业。

  “在政策支持下,搬迁群众有的在物业公司做保安,有的开设小商店,大多数都有了自己的新工作。”居委会工作人员索朗卓玛介绍。

  西藏立足资源禀赋、产业基础和易地搬迁群众自身实际,因地制宜发展搬迁配套产业,就近就地开发就业岗位,引导搬迁群众从事种养殖加工、商贸物流、旅游服务等,确保有劳动能力的贫困家庭后续发展有门路、转移就业有渠道、收入水平有提高。

  搬迁到日喀则市江孜县江热乡亚吾塘易地扶贫安置点后,边巴一家分到了12亩耕地。一眼望去,青稞长势正好,边巴对即将到来的收获满怀憧憬,“之前土地产粮不多,如今吃得饱还有钱挣!”

  山南市桑日县卓吉村,距离县城仅10公里,区位优势催生了附加值较高的设施农业。蔬菜大棚里,搬迁户旦增欧珠正在忙个不停。“搬来卓吉村,政府配套建设了大棚,在家门口就能发展产业,一年光蔬菜就能卖5000元。”

  据统计,西藏全区产业扶贫资金的5%用于安置点产业发展,确保每个搬迁户至少“一户一人”就业。越来越多的搬迁群众,实现了稳得住、有就业,逐步能致富。

  融入新生活

  全面促进搬迁群众社会融入,是做好易地搬迁后续扶持的应有之义。

  拉萨市柳梧新区开办夜校,帮助搬迁群众适应城市生活,授课内容涉及城市生活基本知识、法律法规等。

  “几十期夜校下来,搬迁群众对城市生活的适应性更强了,在社区有困难就找党组织、找党员。”柳梧新区管委会副主任朱胜军说。来自昌都的扎西罗布是个传统的康巴汉子,过去在家不常干家务,前不久主动申请到环卫公司做城市保洁。

  对搬迁群众的下一代来说,适应新生活来得更快些。

  2019年12月,初中生洛桑桑旦从海拔5000米的那曲市双湖县搬迁到山南市贡嘎县森布日安置点。这里海拔低了,空气湿润了许多,更关键的是离现代城市生活更近了。

  在贡嘎二中,洛桑桑旦的眼界越来越宽,平日里和同学一起探讨未来的人生,已全然不是当初那个懵懂的少年。

  “如今路好了,基础设施建设很快。”搬迁到山南市隆子县玉麦乡已经两年多,扎西江村越来越坚定当初的选择,“玉麦乡旅游兴旺,生活更有奔头。”

  玉麦乡曾是西藏最难抵达的乡之一,一度只有卓嘎、央宗姐妹和父亲一家三口。

  常听卓嘎、央宗姐妹与她们的父亲数十年如一日为祖国守边护边的故事,扎西江村深受感动,“我希望自己也能像卓嘎、央宗姐妹一样,扎根边陲当好玉麦人,把这片土地守护好,把家园建设好。”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1年08月16日 01 版)

(责编: 陈建国)
相关阅读
?

热点关注更多>>

领导论述更多>>

理论园地更多>>

相关链接更多>>

和记h188- 和记h188官网- 和记h188登录